出發前幾天,我才開始認真找起來了愛沙尼亞的住宿

反正古城內隨處都有青旅,倒也不擔心沒地方住

無意中發現了這間小而溫馨的 Hostel: Tabinoya

tabinoya.png

LOGO 非常的古錐!

2016-04-04_143201.jpg

這間青旅位在古城內,座落在一個蠻好的地點,去廣場跟座堂山都超方便

其實一踏出門右邊那條路就是往座堂山,正前方3~5分鐘可到市政廳廣場

 

【機場到Tabinoya的交通】

從機場來的話,可以搭2號線公車前往古城,費用$1.6歐元,直接上車付給司機

搭乘的地點在出機場左邊的小亭子(有好幾個小亭子,是最靠近機場大門的那個)

總共搭乘五站,在A.Laikmaa站下車

因為在等車時,遇到一個超可愛的匈牙利爺爺,結果沒認真數,就下錯站了

接下來是好心的路人帶我,才順利到了古城

如果到了古城,可以以維魯門Viru Gate當基準

沿著城門那條路一直走下去,就會看到市政廳廣場

左邊有棟建築物就是市政廳,直接勇敢的穿過廣場

我一開始還一條一條巷子對照,真的別擔心,就是對角線給他穿過去

確認是在Kinga Road就對了!

接著再左轉Pikk Road,走到底看到位在分叉路的建築物就是了!!

從Viru Gate走來,大概十分鐘左右

774186_513993821954368_1918691852_o.jpg

(圖片取自網路)

Pikk Road走到底,就會看到這個岔路

右邊數來第三個黑黑的地方,就是Tabinoya大門

左邊那條路走下去可以直接上座堂山

DSCN7573.jpg

青旅位在三四樓,請直接按電鈴,並不是一踏進來右邊的門

Check in 後就會有鑰匙自由進出

 

我按了門鈴後,接著就聽到咚咚咚的下樓聲,一個亞洲臉孔出現在大門後,

沒錯,就是這間店的老闆,一位日本人,他已經在這娶妻生子了

DSCN7576.jpg

相當鮮艷的紅綠配木樓梯,上下樓都會發出拐機拐機的聲音

老房子的樓梯難免有些狹窄擁擠,加上要爬三樓

如果住Dorm,還要再多爬一樓

所以帶行李箱的朋友,請自己保重....

因為沒有電梯,不過古城內大多老房子改建

正常也不會有電梯

DSCN7579.jpg

這是Check in 大廳 & 交誼廳

入內需要脫鞋,一樣進出需要鑰匙

hostel-majutus-nunne-1-tabinoya-tallinn-70827281.jpg

大廳雖然迷你,但相當溫馨舒服

Check in完後會拿到鑰匙,樓下大門跟Lobby的門分別有一支鑰匙

剛好有另一對加拿大情侶,日本大哥就給了我們古城地圖,

一起介紹了附近的環境跟周遭不錯的餐廳

10258918_1044446502242428_7816888266706801209_o.jpg

8人Dorm要再往上一層樓

3538_1044446565575755_3441755496735274293_n.jpg

樓梯間掛滿了各式電影,當晚就撥放了一部愛沙尼亞片

hostel-majutus-nunne-1-tabinoya-tallinn-70827295.jpg

房間很大,每個床位都有自己的Locker

也有燈跟插座,但我的燈打不開@@

可能前一天才住了東京的Nui,是有點小落差

但不影響我對這的愛,因為這多了一份濃濃的溫馨感

不愛床位的朋友也別擔心,這也有雙人房

各房型房價看這邊

20160209_102211.jpg

對面住了奇妙的朋友,整天都不出門,一直拉著簾子躲在裡面不知道幹嘛

我曾趁整理行李時偷偷觀察他,發現他都在簾子後喝啤酒看電腦螢幕呵呵笑 

20160209_105502.jpg

房間是在閣樓,可以靠著窗邊軟墊,攤在那耍廢

這位子超舒服~

DSCN8155.jpg

Lobby旁就是交誼廳

超級喜歡這面手繪古城地圖

DSCN8149.jpg

一旁也有廚房可以使用,可惜停留太短,沒時間好好下個廚

DSCN8152.jpg

第一晚,我溜達完古城後,在Lobby翻著書,研究起完全沒準備的聖彼得堡

諾大的木桌,對面做了一個日本人,旁邊是個俄羅斯人,大家寂靜的埋首在自己的世界

此時,夜班的前台阿弟熱情地跑來說可以一起上去看電影哦!

但太害怕後天會迷路死在聖彼得堡,還是決定先研究俄羅斯

看得差不多後,我走了上樓

耳畔傳來電影裡的弦樂彈撥,淡淡的,相當簡短但卻了充滿力道及感染力

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樂器,有二胡的孤寂淒涼,有馬頭琴的遼闊悲愴

那一聲聲彈撥就這樣迴盪在被木頭包圍的小小樓梯間裡,我想我永遠都忘不了那個片刻

 

聽了好一會兒,我下樓問了前台是什麼電影

原來是一部喬治亞跟愛沙尼亞合拍的影片: 橘子收成時 Tangerines

主要是在講述一位愛沙尼亞老人,意外拯救了互相敵對的喬治亞軍人跟受雇於阿布哈茲的車臣傭兵

三人生活在同個屋簷下,從互相敵對到包容,最後仍敵不過大時代的命運

就是那種典型看完會淡淡的哀傷 很有餘韻的片

 

ns_1425812103__5695.jpg

回台灣後,特別找來看,看完後無比的惆悵

尤其每當那段淒涼的配樂響起,都彷彿把我帶回了那晚在愛沙尼亞的時光

20160209_180056.jpg

第二晚,我前往超市買了一些簡便的晚餐

決定回青旅窩著,等待11點的夜車

屋外是零下的寒夜,而小小的Lobby卻充滿了溫暖的氛圍

木桌坐著床位下層的俄羅斯人,以及昨天一起check in的那對加拿大情侶,

木頭的地板上盤腿坐著一位年輕金髮少婦,他跟懷裡的小嬰兒玩耍著,

小嬰兒兩隻小手揮呀揮,發出了可愛的咿嗚聲,

前台日本人看我回來笑笑的對我說: 你是小baby今天看到的第七個人!!

我驚喜地問道是你的小孩嗎? 他滿臉笑意的點了點頭!

這裡真的溫馨得像家一樣

-

離夜車的時間還有好幾個小時,我吃著優格和番茄,繼續查著俄羅斯資料

加拿大女孩坐到了我的隔壁,我們攀談了起來

聊著聊著發現我們都要前往聖彼得堡,更意外的發現我們在聖彼得堡居然住同一間青旅!!!

告別時,不是說掰掰,而是說明天聖彼得堡見 

20160209_110114.jpg

踏出大門,瞬間被零下的溫度團團包圍

漆黑寒冷的夜晚,讓人格外不捨像家一樣溫馨的Tabinoya

 

, , , ,

lea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